求知与探索 - 热点关注
澎湃新闻:合肥等地基站陷居民投诉困局:手机信号差要建,怕辐射又要拆—C2-0020
陈兴王 发表于 [2015-7-17 12:58:24] 返回上一级浏览7316次

原文链接: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44407

    近日,网络上流传着一则由安徽合肥市移动、联通、电信三大通信运营商,以及铁塔公司联名发出的公告,称因受到居民的投诉,将拆除该市皖河路与潜山路交口处的一个通信基站。  

    6月18日,合肥移动、电信两家通信运营商和负责该基站建设的铁塔合肥分公司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证实了该公告的真实性。住在该基站附近的华地学府名都小区多位居民向澎湃新闻表示,该基站距离小区住宅楼仅20余米,居民们担心基站带来的电磁辐射,要求拆除基站。

    中国移动合肥分公司一位负责宣传的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居民因不满手机信号差要求建基站,但基站建好,又有一些居民担心辐射问题投诉要求拆除,目前通信基站的建设面临“两难境地”。

   此前,今年5月,同因当地居民担心基站辐射,广东中山市电信、移动、联通、铁塔四家公司也曾联合发出类似公告,宣布停闭中山市港口镇邮政服务大楼附近的基站服务,但之后又被投诉信号差。

   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达尔问环境研究所所长赫晓霞告诉澎湃新闻,通信基站所产生的“电磁辐射”远小于随身携带的手机,并且基站设置越多,“电磁辐射”越小。赫晓霞认为,要解决公众对基站“辐射”的误解,需要通信运营商事前多与居民沟通,政府和其他社会组织多做一些日常科普工作,包括科普宣传和实地测试等。“不要等基站建好了,事情已经出了再去弥补,那时候公众就很难再接受。”

拆基站因违建,缘起居民担心辐射投诉        

   6月8日,安徽合肥市移动、联通、电信三大通信运营商,与负责通信基站铁塔建设的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合肥市分公司,联合发布了一则公告。称要在6月15日公示结束后一周内拆除架设在皖河路和潜山路交口西路灯型基站铁塔。        

   公告称,“为解决即将建成的地铁三号线望江西路站及周边移动信号覆盖问题,2014年5月电信企业向相关部门办理移动通信基站建设手续,2015年2月完成皖河路和潜山路交口西路灯型基站铁塔安装”。        

   但该基站铁塔安装之后,就遭遇附近居民的多次投诉。公告中还称,经蜀山区城管局、环评单位、通信运营商与附近居民多次沟通解释,仍无法取得理解和支持。而拆除基站带来的信号差、无法上网、易断线等问题,通信运营商们则在公告中表示,“敬请广大手机用户谅解”,“给您带来的不便尽请谅解”。        

   6月19日,华地学府名都小区居民刘先生向澎湃新闻表示,因该基站建设在小区北门附近的路边,距离小区住宅楼仅20余米,有居民担心辐射,便向有关部门投诉要求拆除。

   6月15日至18日,对于三家通信运营商为何会发出这样的一则公告,居民为何投诉等问题,澎湃新闻先后致电中国电信、移动合肥分公司,中国铁塔合肥分公司了解情况,但对方均未予置评。        

   前述中国移动合肥分公司负责宣传的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该通信基站铁塔的建设手续齐全,附近居民的投诉主要是担心“辐射”问题。        

   不过,合肥市蜀山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执法大队工作人员汪跃向澎湃新闻介绍,此前接到该基站附近居民投诉,并未提及“担心辐射”问题,投诉主要指出“基站属于违法建设”。经执法部门核实,该基站的“建设地点与审批建设地点不符”,属于违规建设。        

   汪跃说,起初的审批建设地点在正在建设的地铁站附近,可能因地铁正在施工,建设单位改变了实际建设地点。目前,执法大队已下达拆除决定书,要求建设单位自行拆除。

“建了拆、拆了建”,通信基站陷两难境地        

   既担心手机通信基站带来的辐射,又怕拆除后影响手机信号质量。架设在房前屋后、楼顶街面的信号基站陷入“两难境地”。        

   今年5月,三大通信运营商也曾联合署名,发出类似公告。当时据C114中国通信网报道,因附近村民怕辐射,广东中山市电信、移动、联通、铁塔四家公司就联合发出了类似公告,宣布停闭中山市港口镇邮政服务大楼附近的基站服务,但之后又被投诉信号差。联合署名某种程度上代表这该处基站的重要性。       

   前述中国移动合肥分公司负责宣传的人士介绍,皖河路与潜山路交口处的这个基站,主要是为了满足即将建成的地铁站、线附近的信号需求,拆除后会影响到该区域的信号质量。        

   “建好了遇到投诉就拆,拆了又建”。该人士表示,目前通信基站的建设面临“两难境地”,当地部分居民因不满一些区域手机信号质量差,要求建设基站;但基站建好了,又有一些居民担心辐射问题投诉要求拆除;拆除后又将面临手机信号差的问题。周而复始。        

   住在皖河路与潜山路交口处该基站附近的多位居民向澎湃新闻表示,他们的“诉求就是不影响打电话、上网,顾虑是怕影响身体”,希望“在能满足正常通话、上网的前提下,尽可能的减少辐射”。        

   “这玩意辐射到底有多大?”对于基站辐射,几位受访居民却并不了解。其实,对于电磁辐射的科普已经持续多年,但仍有不少人担心通信基站带来的电磁辐射问题。        

专家:手机电磁场水平远高于基站

   从事民间环保工作,率领团队向公众科普电磁环境知识多年的赫晓霞告诉澎湃新闻,在环境与健康领域,“电磁辐射”一般称为电磁场,通讯基站发出的信号属于射频电磁场。        

   “为什么我不建议将射频电磁场简单的说成为电磁辐射,因为人们可能会把电磁辐射和核辐射,包括X射线这些确实对人体有伤害的电离辐射等混为一谈”。赫晓霞说,1988年国家出台了电磁辐射防护规定,其中包括了基站所在频段,它的标准限值是0.4瓦每平方米,这个标准的单位叫功率密度。今年1月施行的我国电磁环境控制限值(GB8072-2014),是最新的国家标准,具体控制限值和1988年的规定保持一致,这一标准甚至比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国际标准要严格许多。        

   赫晓霞介绍,电磁场所用的控制标准都是依据实际的电磁环境相关科学研究及其健康影响来确定的,同时考虑了科学的不确定性,增加了一定的安全阈度,而不是简单地以距离来划分。2006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一份实况报道,给出的答案是,“考虑到其极低的接触水平和迄今收集的研究结果,没有令人信服的科学证据表明基台和无线网络微弱的射频信号会造成不良的健康影响。”        

   “2011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发布了一份评估结论,他把手机包括基站在内的射频电磁场分类为2B类致癌物”。赫晓霞说,2B类致癌物是从致癌性的证据是否充分的角度来考虑的,比如说阳光、吸烟、喝酒等属于一类致癌物,而喝咖啡、吃咸菜属于2B类致癌物。这只是告诉我们,对于这类物质的接触,存在一定的致癌风险,但这个风险是非常低的,在日常的正常生活当中,是不需要特别考虑的。        

   其实,手机与人体距离相比基站更近,用基站与手机来比较,来自手机这一端的电磁场水平远远高于基站一端。赫晓霞说,如果人体距离基站20米,那么收到电磁场的影响水平通常仅是国家标准规定的0.4瓦每平方米(40微瓦每平方厘米)限值的百分之几、甚至千分之几;而手机就在人们的耳朵边上,距离相当近时,手机的电磁场水平会达到40、80甚至1000微瓦每平方厘米,远远高于基站的电磁场水平。        

   另外,由于手机的普及使用,基站越少,人们接触到的电磁场水平反而可能更高。赫晓霞说,基站少了,它要满足区域内手机用户的需求,必然会加大输出功率;相对而言,基站越多,单一基站发出的射频电磁场功率将会减少,对人体的影响也会越小。        

   赫晓霞介绍,目前,只有保持距离是降低电磁场水平的最有效办法,比如手机通话时使用耳机或免提功能。所谓的防辐射服、防辐射贴等都毫无实际意义。防辐射服其中确实包含一些金属丝,通过屏蔽手机信号来降低射频电磁场的水平。“但我们说防护,是人们面临确切的风险,需要采取措施的时候做出的防护,但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电磁环境是根本不需要进行防护的”。

标签电磁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