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三河一日端掉7个非法盗矿窝点
赵吉翔 董兰兰 发表于 [2016-1-19 10:45:08] 返回上一级浏览3299次

原文链接: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6-01/13/content_618199.htm?div=-1&news

1月11日,三河市段甲岭镇西公乐村后山,看护盗采石料的简易房已空无一人。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昨日下午,三河市多部门执法人员对藏身在养殖场后院的粉石厂进行查处。新京报记者 赵吉翔 摄

  新京报讯 连日来,新京报报道河北省三河市东部矿山盗矿猖獗,高峰期上百辆挖掘机同时盗采,一夜盗得10万吨白云矿和石灰石矿。

  昨日,针对新京报报道,三河市多部门组织了专项打击清查偷采盗采行动,由主管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带队,一天端掉7个非法盗采粉石窝点。对三河市经济开发区高姓副主任父弟涉嫌盗矿被通缉一事,三河市委市政府回应,此事已经上报市纪检部门,予以立案调查。

  三河一年查扣11.2万吨砂石

  昨晚10时30分,三河市委市政府回应称,11日下午3时,三河市委、市政府组织召开专题会议,要求有关部门对新京报报道中反映问题,迅速进行调查核实,并予以打击。

  据三河市委市政府统计,2015年以来,三河市共开展6次集中打击专项行动,查扣挖掘机、装载机等盗采盗挖设备及大型货车136辆,没收砂石原料11.2万吨,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25名。其中2015年12月30日一天,就对22名涉嫌非法经营嫌疑人刑事拘留。

  回应称,昨日凌晨1时和上午8点30分,由市公安局长带队,调集60名警力,开展打击盗采盗挖专项行动,再次查获非法盗采窝点1处,抓获2名可疑盗采人员、查扣1辆运输车辆。

  此外,上午9时,三河市主管副市长带队,联合三河经济开发区、环保、公安、国土、供电、工商、物价等部门80名执法和工作人员,开展拆除取缔粉石窝点专项行动,共查处非法粉石窝点6个。

  相关干部及工作人员被立案调查

  昨日新京报报道,2015年12月30日凌晨,三河公安查封5个非法盗采石料场面,除22名涉嫌非法经营嫌疑人被刑拘,另有4人通缉在逃。

  经多方人士证实,被通缉的4人中高某及高某良二人为三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高姓副主任的弟弟及父亲。该副主任称,对其父弟盗矿一事并不知情,只要警方查实,“该办理办理,该抓人抓人”。

  昨日,三河市委市政府回应称,针对新京报报道的相关问题,三河市纪委、检察院已对相关部门的干部和工作人员予以立案调查,一经查实,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 现场

  非法粉石厂藏身养殖场后院

  昨日下午,三河市公安局、国土局、环保局等部门查处了三河东部矿区两家石料厂。其中一家石料厂藏身在养殖场大院内。

  昨日下午三时许,在段甲岭镇矿山路十百户段东侧的一家石料厂铁门紧闭,院外能看到院内堆放的石料。现场执法人员说,石料厂内无人,需要等待巡警前来打开大门。

  半小时后,10余名穿着特警制服的人员来到现场,将封闭的铁门撬开。石料厂院内面积有一个足球场大,七八辆大型运输车停在院子左侧,右侧靠墙位置停有挖掘机。有的车牌模糊不清,有的则没有车牌。院中间空地上堆着三四米高的已粉碎的石料。

  执法人员搜查发现该石料厂已“人去屋空”。国土部门测量人员拿着测量仪器在石料堆外围、顶部进行测量。随后执法人员在院子大门上张贴通知单并查封。

  下午4点30分许,多部门执法人员来到此前新京报报道提及的粉石厂,这家位于矿山路尚庄子村东侧的粉石厂也是大门紧锁。就在2015年12月29日,这里还机器轰鸣。

  若想进入粉石厂,需经过其前院的“三河市永圣养殖有限公司”。养殖场的老板表示,其并不清楚后院的粉石行为。不过其在执法人员的要求下,还是拿出钥匙打开了粉石厂的大门。

  粉石厂的厂房与前院养殖场相连。执法人员查处时,现场四五名工人正在拆除2米多高的粉石机,粉石机的下方堆放着未来得及运走的石料。

  现场拆除工人介绍,上午7点多过来拆除,到晚上9点多能拆除完毕。前述自称不知情的养殖场老板说,“(厂房内的粉石机)这不前两天报道了,就把它拆了。”

  ■ 专家

  三河多处山体消失 无法恢复

  2013年6月的一天,为了追踪雾霾,达尔问(NGO)环境研究所所长、北大环境科学工程学院博士赫晓霞和媒体记者一起来到河北省三河市,那里位于北京市正东,与天安门的直线距离,只有60公里左右。当时所调查的,就是三河市东部段甲岭镇附近的开山采石对环境的污染和破坏。

  赫晓霞回忆,他们去的那天是一个雾霾天,北京市的空气质量为中度污染,到了三河附近,已经达到了重度污染。位于矿山附近的国道边的段甲岭第三小学,来来往往的大卡车,带来滚滚扬尘,令道路两侧的树干和树叶都落了厚厚的灰。摊贩售卖的水果,如果不放在箱子里,也很快看不清模样。学生们也整日呼吸浑浊的空气。

  从国道转向矿山,赫晓霞看到沿途都是采石及石料加工企业的厂房和大型机械设备,道路一直通向山里的蒋福山村。在102国道和蒋福山村之间的道路两侧,有的山体四周已经被挖光,只剩下中间顶着一点绿色,有的则是从一侧挖去大半个山坡,还有的从山脚到山顶被层层挖去。

  2016年1月,时隔两年,新京报记者与赫晓霞再次前往三河矿区。她说,“耳闻目睹那些严重的盗采现象,天然山体几乎完全消失,扬尘污染一如两年前。沿路路边或院内露天存放的巨大石料堆,村内也随处可见挖掘工具、运输车辆等,能看出来盗采没有停止。”

  让赫晓霞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矿区坑坑洼洼的道路上,随着车辆带起的粉尘,让PM2.5瞬间爆表。车厢内,她随身携带的PM2.5测试仪数值也从十几上升到三四百,说明盗采车辆来回运输中,会产生大量的粉尘及PM2.5。下车随便走几步,脚底下都是两三厘米深的粉尘。

  赫晓霞称,这样的大规模采石,给盗采者带来了短暂的经济效益,给当地居民,以及不远的北京、天津的市民,带来的却是由空气污染引发的健康威胁。对于消失的山体,即便进行人工修复,恢复原状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只能在现状基础上阻止进一步的环境恶化。

  “挖山采石,直接破坏了山体的植被和土壤,使山体失去了原本的涵养水源、保持水土等生态功能。”赫晓霞认为,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恢复治理,裸露的地表将成为持续的大气污染源,加重京津雾霾。

  赫晓霞认为,发展经济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完善和实施严格的环境管理制度和措施,非常必要。她说,只是简单地关掉采石厂,很难根除盗采现象。建议三河东部矿区进行产业升级、为当地村民寻找更好的替代生计。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吉翔 实习生 董兰兰

标签空气污染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