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与调查 - 环境调查
环境观察:冬季不同的采暖方式对室内环境的影响
发表于 [2014-1-11 14:04:06] 返回上一级浏览11483次

环境观察:冬季不同的采暖方式对室内环境的影响

为了治理空气污染,北京近几年持续开展了核心城区煤改电项目,将胡同居民的煤炉取暖改为电采暖。之前我们已经检测过,胡同内已经完成煤改电项目的家庭室内PM2.5数值与室外PM2.5数值一致,在空气质量整体优良的情况下,室内环境也是优良的。我们希望能检测到烧煤炉取暖对室内空气质量的影响数据。有位环保志愿者告诉我们,在高安屯公交车站附近有一片出租屋,烧煤炉取暖的现象十分普遍。所以,我们在201418赶赴高安屯进行检测。

之所以选择18这天,是因为这天的空气质量整体优良,风大,扩散条件有利,引用@北京环境监测 在1812:30分发布的微博:“【12PM2.5浓度】城六区(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17微克/立方米;西北部(昌平、延庆):18微克/立方米;东北部(怀柔、密云、平谷、顺义):11微克/立方米;东南部(通州、大兴、亦庄):18微克/立方米;西南部(房山、门头沟):10微克/立方米。全市整体空气质量优良。 ”

我们认为,在空气质量整体优良的背景之下,更能够看出燃煤取暖对于室内环境的影响。

我们抵达高安屯公交车站的时间是下午2点。从地铁六号线草桥站到高安屯公交车站的一路上暴土扬尘,公交车没有开窗户,但是尘土依然从密闭不严的门缝、窗户缝里钻了进来,整个车厢尘土弥漫,大家都用手捂着嘴,还有人不停地咳嗽。

公交车在高安屯站停下的时候,地面扬尘甚至遮挡了大部分的视线,我们快速从车上跳下,跑到离路边两米远的地方。公交车离开后,@赫晓霞 马上拿出了检测仪器,我们以为会测到很高的数据,但实际上,因为风大,扬尘很快被吹散,我们测到的数据是10微克/立方米。

赫晓霞在高安屯公交车站边检测

高安屯公交车站边测到的PM2.5数值是10微克/立方米

 

我们看到的第一个冒烟的烟囱是一间墙上贴着“木雕”两个大字的屋子里伸出来的。赫晓霞站在离烟囱1远的地方检测,测到的数据是60微克/立方米。

 

 

我们敲门进去,主人正在工作。他旁边的炉子烧的是他加工木雕剩下来的木头废料。在征得他的同意后,我们对室内的PM2.5进行了检测,结果高的让我们有点惊讶,是630微克/立方米。我们在和主人的交谈中得知,在我们进门前不久,他刚刚打磨了木头,屋子里肯定飘着很多碎木屑。我们提醒他工作的时候可以戴口罩保护一下自己,他不以为意地笑了下。

炉子里烧的是加工剩下来的木头废料

主人刚刚打磨了木头,这也是导致PM2.5很高的重要因素。

 

这一片地区大部分都是从事木雕、木制品加工的小工厂、小作坊。我们看到的第二个冒烟的烟囱,烟很小。主人在户外进行手工雕刻,他跟我们说,他做的是纯手工的活,粉尘少点。屋子里点的也是加工产品产生的下脚料。我们在户外距离烟囱1远的地方没有测到明显的影响,数值与背景值相当,9微克/立方米。屋子里的浓度稍高一些,有68微克/立方米。

 

烟囱里的烟很小,对距离其1远的地方没有影响

 

室内数值为68微克/立方米

 

我们见到的第三个冒烟的烟囱是从一间纯居住用的屋子里伸出来的。在户外距离烟囱1远的地方测到的数值是125微克/立方米。这间屋子烧的是烟煤,室内的检测数据是267微克/立方米。主人告诉我们,他们也知道烧煤对对空气有影响,如果条件允许,他们也愿意用电暖气。但是电价太高了,用不起。这里的电费是按工业用电收的,每度电1.5元钱。

 

 

 

 

 

这间屋子取暖用的是烟煤,室内的PM2.5浓度较高。

 

我们检测的第四家也是一间纯居住用的房子,这家取暖烧的是木头。在户外距离烟囱1处,检测到的数值是18微克/立方米,影响并不明显。女主人带着孩子在家,小朋友在上幼儿园,现在已经放假了。我们在屋子里检测到的数值是172微克/立方米。

白色烟囱冒着不明显的烟,另一个烟囱没有烟

 

 

取暖烧的是木头,室内PM2.5浓度为172微克/立方米

 

在告别了可爱的小朋友之后,往前走两步便是个十字路口,我们看到左边的一个垃圾箱冒着浓烟,便也进行了检测。我们在距离焚烧点下风向5的地方测到PM2.5浓度为3739微克/立方米。在距离焚烧点下风向50左右的地方测到的PM2.5浓度为905微克/立方米。周边并没有其他的污染源,可以断定,这个燃烧着的垃圾箱正是导致这组高数据的罪魁祸首。我们就进往里看了一眼,已经辨认不出来垃圾箱里面原来的垃圾成分,基本上都成了一层白灰。做清洁的大姐告诉我们,有可能是有人往里倾倒了热灰导致起火的。

 

距离焚烧点下风向5的地方浓度为3739微克/立方米

 

 

 

距离焚烧点下风向50左右的地方浓度为905微克/立方米

 

再接下来,我们看到一家加工馒头的店,烟囱冒着淡淡的烟。主人告诉我们,里面也是烧烟煤取暖的。我们在靠近烟囱1处做了检测,结果为44微克/立方米。在屋子里靠近煤炉的地方数值为127微克/立方米。在这里工作的小伙子问我们外面的数值是多少,我们告诉他是10微克上下,他不相信屋子里会这么高,认为是因为我们检测的时候离炉子太近了。于是他让我们到距离炉子5远的地方又测了一下,数值为92微克/立方米。依然是外面的9倍。他也告诉我们,电采暖太贵了,用不起,目前只能烧煤。

 

烟囱旁一米处检测数值为44微克/立方米

馒头店里火炉附近的数值是127微克/立方米

距离火炉5远处是92微克/立方米。

 

我们在检测的过程中,这里的居民对我们说,“你们来的不是时候”,现在已经快到年关了,大部分的工厂、作坊都不干活了,“你们应该七八月份的时候来,那时候厂子都开工,比现在糟糕很多”。

 

 

说明:便携式仪器是有局限性的,只能用于定性分析。

      仪器显示的数字单位为毫克/立方米,换算成微克/立方米需乘以1000

      这只是几组检测数据。根据这几组数据尚得不出十分明确的结论。

 

标签室内空气污染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