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知与探索 - 北京的河流
城市河流:坝河
达尔问 发表于 [2017-2-24 16:31:09] 返回上一级浏览2979次

坝河

河位于北京市东郊。源于东城区东北护城河,自西向东在朝阳区东郊边界入温榆河,属北运河水系。主要支流有北小河、亮马河和北土城沟等

 

坝河在元代至元十六年(1279)被开浚为元大都北线运粮河,筑拦河坝7座,分成梯级水面,分段行船,全年通航二百四十日,日运粮四千六百余石。俟后,在至元三十年(1293)开通通惠河漕运水道后,其漕运被通惠河所代替,日渐衰败,元末逐渐荒废停航,明、清也未再利用,现为首都市区东部的重要排水河道。坝河主干流起始于光熙门,经小关、东坝、三岔河,在沙窝村东南入温榆河,全长23.3公里。

目前坝河起点位于东直门北桥下北护城河终点处的坝河分洪闸,通过坝河闸,北护城河可以向坝河输水,减轻通惠河排洪压力。坝河河道先向东北方向延伸100米,之后便大体与西坝河南路平行向北至光熙门,与土城沟交会。部分河道河床正在施工,工人们正用一些平整的大石块铺垫河床。也许是施工的原因,坝河闸到地铁柳芳站附近一段河道内基本无水,偶尔会有一些薄冰。冬日的暖阳里,很意外看到河边步道上,许多人在那里围坐在一起打牌休闲。

过了柳芳北街,河道内水量渐渐多了起来。不远处的光熙门北里与西坝河南里两个小区之间,土城沟内流水经过最后一道水闸进入坝河。

坝河与土城沟交会后,先是沿东北方向经过北三环,然后折向东,与西坝河东路并行至太阳宫南街,与地铁10号线交会。此后,坝河从四元桥南侧桥下经过京密路和机场高速,继续向东流去。

四环路以内坝河基本都是景观河道,两侧绿树成荫,步道,栏杆都维护的很好,蓝天下,两岸的高楼在平静的水面形成美丽的倒影。

坝河在四元桥南侧依次经过机场高速和东四环北路,中间还有一道浅浅的跌水,道路的阻隔使得这一带河道两侧人迹罕至。所以也不奇怪在这附近的一处排水口仍然有些许的黑臭水体进入河道,四环路的桥洞下有着乌黑的被火熏过的痕迹。

四环路外坝河开始出现排水口,并且不时有水排入河道。根据排水来源不同,自然进入河道的水质也不同。

霄云桥东侧的河道中,有一道橡胶坝,那里是酒仙桥橡胶坝。橡胶坝隆起时,上游河道中便存住了较多的水量。相应的,下游河道中的水量便显得少了。

 

过了橡胶坝,前方就是酒仙桥,此处的水色已经明显不如上游,颜色是灰绿色,从颜色来看,已经是黑臭水体了。而在河边,还依次矗立着颐堤港,大众汽车体验中心-蓝馆等高大上的建筑。

 

过了这里,似乎便忽然离开了北京,来到某个荒弃的乡村。前方不远将台市场的大牌坊依然矗立,里面已经夷为平地。穿过市场,往河边的小路两侧,堆满了建筑和生活垃圾。

 

从小路走到河边,河上有一座小铁桥可以通到对岸。站在铁桥上向西看,是望京一带的高楼大厦,脚下的坝河,已经开始有明显的臭味和令人不悦的颜色。由此向东不远,便是建在驼房营路西侧的驼房营闸,站在驼房营路的桥上,两侧的水色和气味都十分糟糕,桥的东北角,还有一个排水口正在向河中排水。

由此继续向东不远,一条南北向的铁路再次将河道分隔为两段。铁路东侧,河道进入将府公园,两岸改为生态河岸,河道无衬底,两岸是低矮的土堤,长满野草和树木,河水也闻不到臭味了。

公园以东,北侧的昭洋高尔夫球会和南侧的七棵树创意园各有一个排水口直通河道,考察时有少量污水从北侧进入河道,站在河边也可闻到明显的臭味,水体颜色也不好。

过了东五环,很快便到了亮马河与坝河的汇口。两条河流与东五环路共同形成的三角地带,就是坝河千亩湖运用生态技术改善水质的区域,设计上应是一处以水域和植被为主的生态公园。现场考察可见千亩湖的水源主要来自亮马河酒仙桥污水处理厂退水,在坝河一侧,经过湿地净化后的水通过一大一小两个排水口进入坝河。

 

在亮马河入坝河的汇口北岸,有一座巨大的渣土堆,土山上已长满野草。类似的渣土堆,在北京的很多区域都存在,不知何时才能得到清理。汇口东侧,是一道跌水坝,此地名为北岗子,这道闸应该就是北岗子闸。由此往东,自北岗子闸到温榆河,距离11.5公里的坝河下段,是景观娱乐用水区,水质保护目标为V类。

坝河继续向东过东坝路约200米处,有一条长约1公里的支渠从北侧进入河道,河口处设有一座临时的污水处理设施,通过管道,将上游的污水接入处理设施后,经过处理再排入河道。排水口流速较快,出水处有大量白色泡沫,但并没有闻到明显的臭味,不过河道内依然积聚了大量的生活垃圾。临时处理过的污水进入河道后,泡沫便慢慢随着流水消散了。

 

这条渠周围区域是一大片平房,宛如一个大村落,村子里脏乱不堪,这条小小的河道,便成了村里的下水道和垃圾厂,仅在东坝路桥的两侧,就有三四个排水口正在向渠内排水。站在桥边,有非常明显的恶臭,桥边和桥下,还丢弃着不少生活垃圾,显然附近的某个小餐馆,直接把这里当成了垃圾桶。这条沟渠直接进入坝河,好在加了一套应急污水处理设施,而要彻底杜绝这里的污染源,只怕要这一带平房区域得到彻底改造才行。 

 

坝河继续东流,在东坝中路与驹子房路之间,也有一道橡胶坝,坝体没有隆起,河水顺流而下。驹子房路桥西北角,另有一条小沟渠汇入坝河。这条渠内水量和垃圾都不多,不同的是沟渠一侧有一条管道,不知是否用于将周边产生的污水收集处理。

 

驹子房路桥东侧,河道上又有一座水闸。特别的是这座闸只控制了河道约三分之二的宽度,北侧河道的水流可自然流淌,不受水闸控制。也是从这里开始直到机场二高速焦庄桥段,河道内偏南一侧开始出现一条不连续的与河床高差约两米左右的土堤,土堤南侧也有一条较窄的水道,通过土堤低处与主河道相通。因为南侧河底稍高,目前只有主河道内有水。等雨季来临水量增加,这一部分的河道也就相应的有了用途。土堤上也有不少大树,多为杨树或柳树,显然这些土堤的存在至少也有一二十年了,并且得到了较好的维护。想来在防洪和净化水质方面,这些堤坝应该是有一定作用的。

在驹子房路和管庄路之间,北小河从北侧汇入坝河。继续向东,在机场二高速东侧,河南有一个排水口向河道排水。排水量不小,水色为黄绿色,没有明显异味,应为附近东坝污水处理厂出水,可从该公司官方网站上查询出水水质状况。

 

坝河到蓝调庄园北侧河道开始转向东南,这里又有一座水闸,为砖红色三层建筑。水闸下游约500米,有曹各庄沟从北侧曹各庄村汇入,这条沟内水量不多,水质目测为黑臭水体,不过沟渠内几乎没有垃圾。从汇入这条沟渠开始,河道中心每隔不远便有一个曝气装置,一直延续到河口附近,应该也有部分水质净化作用。

 

过了金榆路,坝河便大体沿东南方向汇入温榆河。河道南侧,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填埋厂。高高的堆积的,应该是已经填埋的垃圾,围墙内裸露着的,则是大量的建筑或生活垃圾等待处理。

 

穿过温榆河西路和滨榆西路,坝河便安静的汇入了温榆河。在这两条路之间,还有坝河的最后一道没有隆起的橡胶坝。河口北侧,矗立着坝河下段的标志石碑。蓝天之下,走完坝河。

标签河流 
0条评论